中国封网技术强大 俄罗斯紧追模仿

中国电脑用户-资料照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互联网的用户,有效控制公民在网上获取的信息——特别是政治信息——成了威权国家的政府努力的方向。中国有着全世界最庞大的网络审查系统,中国的经验也给其他威权国家提供了借鉴。

日前,俄罗斯封锁了一直被克里姆林宫视为眼中钉的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这也是2012年俄罗斯通过了网络“黑名单”法案以来第一个被封锁的即时通讯软件。黑名单法案授权政府封锁“不符合俄法律”的网络内容。此前,这项法律通常被用于打击反对派领袖的网站和论坛等。

不过,相比于中国网络审查实时过滤、定点屏蔽的强大技术手段,俄罗斯虽然名义上封禁了Telegram,但大部分用户并未受到影响。

曾供职于多家俄罗斯独立媒体的记者娜塔莉亚·康德拉索娃(Natalia Kondrashova)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的网络封锁手段在受到俄罗斯的模仿,但俄很难超越中国。

网络控制:中俄手段各不相同

中国早在2002年前后就开始使用技术手段封锁一些境外的网站,现在防火墙已经将超过600万个网站挡在了门外,其中包括谷歌(及旗下各类服务)、脸书、推特、YouTube、Instagram等。同时,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发展出了自己的产品来替代国外网站的服务。这些公司与政府的紧密关系使得内容审查变得更容易。

俄罗斯显然对中国的互联网封锁手段感兴趣。2016年,中国和俄罗斯主管互联网的官员曾在俄国共同出席互联网发展和安全论坛,活动在俄官媒“今日俄罗斯”的集团总部举行。

有中国“互联网沙皇”之称的时任中国网信办主任鲁炜和中国“防火墙之父”方滨兴都出席会议并发表了演讲。鲁炜在会上表示,中俄都是互联网大国,合作前景广阔。

不过,俄罗斯并没有像阿里巴巴、腾讯一样的互联网巨头公司,而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在俄罗斯已经非常深入人心。直到2011年底爆发大规模反普京抗议之后,克林姆林宫才加大了对社交媒体的管控力度。

去年,俄罗斯一家法院裁定提供职场社交服务的领英(LinkedIn)公司没有把俄罗斯用户的数据储存在俄国内,违反了当地法律。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对谷歌和脸书等公司的警告。

但是相比于中国互联网公司在政府的监管下自己主动进行内容审查的做法,俄罗斯的管理方式仍然显得不够“简单粗暴”。

4月26日,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麦凯恩研究院(the McCain Institute)举办了一场有关新闻自由的讨论会,与会俄罗斯记者娜塔莉亚·康德拉索娃(Natalia Kondrashova)对美国之音表示,俄罗斯的网络封锁在努力向中国看齐。

康德拉索娃表示,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被封锁是俄罗斯政府对现有的“网络黑名单”法案的进一步应用。

这是俄国第一次援引这条法案封锁一个即时通讯软件,以往网络黑名单法案针对的是政治反对派的个人网页和论坛。

中国的网络审查难以超越

不过,封锁的效果却不尽如克里姆林宫的期待。虽然俄政府在去年7月宣布禁用VPN,但是仍然有许多俄罗斯人继续使用VPN、shadowsocks等网络代理服务。

“我的父母年事已高,但连他们也在使用VPN,”康德拉索娃说。

也因为VPN的广泛使用,俄罗斯封锁Telegram的禁令并没有显著效果。Telegram的创始人帕维尔·杜洛夫(Pavel Durov)表示:“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用户活动量有任何显著下降,原因可能是俄罗斯用户使用了VPN 和代理服务器来绕过封锁。此外我们也一直有依靠第三方云服务来维持我们的服务对这些地方的用户部分可用。”

另一名参与麦凯恩研究院新闻自由讨论会的记者、来自白俄罗斯的拉曼·普拉塔瑟维奇(Raman Pratasevich)表示,尽管白俄罗斯和俄罗斯政府都会雇佣“网络喷子”(trolls)来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支持政府的意见,试图左右舆论,但政府的网路宣传机器相当滞后。

普拉塔瑟维奇说:“(白俄罗斯)政府的宣传机器主要在电视媒体,网络大体上还是自由之地。”

他不认为白俄罗斯能够做到“像中国一样”的网络审查。

康德拉索娃则表示:“俄罗斯在试图模仿中国的审查模式,但很难真的做到。”美国之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