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汉”吴淦之后,王全璋律师案更受关注

王全璋,李文足夫妇

2017年12月26日,“709”案维权人士吴淦由于坚决不认罪而被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重判八年,是至今“709案”中刑期最长的。“铁汉”吴淦受到关注的同时,人们不能忘记直到目前任何信息全无的“709案”王全璋律师的命运。

“709”案维权律师王全璋因代理包括大量法轮功在内的维权敏感案件,在两年前被绑架,直到2017年2月14日,王全璋家人收到天津警方书面通知:王全璋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逮捕。但自从王全璋被抓至今,警方一直不允许王全璋的家属和律师与他会见。王全璋律师成为至今为止,“709”维权律师案中唯一的外界不知生死的人。这种非法手段唯中国才有,在全世界的法制国家中找不到第二例。

很多关注王全璋案的人士表示:王全璋被关押两年多,从来没有获得任何会见,情况真的很不乐观。王律师的处境一定非常糟糕,糟到不能够让外界见他,……可能他生了重病。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一直不遗余力地寻找自己的丈夫,她非常担心王全璋的身体状况,甚至怀疑他是否还活在世上。

李文足和“709”案中其他维权律师的妻子们结伴,多次到天津司法当局门前举牌要求会见丈夫,她们受到中国警方无数手段的打压,遭遇了警察的各种威胁、骚扰、跟踪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在巨大的压力下,这些勇敢的女性展现出了非凡的勇气。尽管在今年12月10日,李文足获得了2017年度“杰出公民奖”,但仍然没有任何王全璋的信息。

王全璋的代理律师程海也表示很担忧他的状况,希望更多的人来关注王全璋,他同时对中共当局不许会见王全璋感到非常愤怒。敢于为王全璋律师辩护的人并不多,因为这些律师要承担来自中国警方和司法部门的巨大压力。在程海律师之前,已经有多位王全璋的辩护律师先后受到司法部门的胁迫,有的甚至为此进了监狱。包括程海律师在内,没有任何律师获得过会见王全璋的机会。

如果不是王全璋律师生了重病,或者因酷刑而受伤,还有什么其他原因使得中国司法当局不许任何人会见王全璋律师呢?难道是因为王全璋律师曾经代理过较多的法轮功等敏感案件,而罪加一等受到特别的惩罚吗?

高智晟律师曾经在一篇声援“709”被打压律师和公民的文章中说:王全璋律师为法轮功受打压者提供法律帮助的时间比他还早,还曾经到北京来拜访过他。王全璋律师2000年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院,而北京当局对法轮功的打压始于1999年,那时整个国家机器全部运转,集中打压法轮功修炼者群体。有报道说:王全璋还在大学期间,就敢于能用所学法律知识,站出来为法轮功修炼者维权,为遭劳动教养者提供法律帮助,并因此而被山东国保或国安威胁,甚至被限制自由、被查抄。王全璋为法轮功人员办案收钱很少,他对他们说:对于你们,无论我收多少律师费都显得太多,但为了帮助更多的人,为了可持续的维权,为了养家糊口,我不得不收费,你们给多少就看你们的 能力吧。

王全璋毕业后曾经在山东省图书馆有稳定工作,但依然利用业余时间去农村为农民普及法律常识。他一直没有离开过维权活动,离开过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倡导和维护。来北京后,他先在某个研究所工作,后来到律师事务所做执业律师。真正让王全璋名声鹊起的是2013年江苏靖江开庭被拘事件。虽然挨打受压,但王全璋并未退缩,反而越战越勇。2014年初,他奔赴建东北的三江声援被抓捕律师,再被警察施以暴力。王全璋律师因办案而挨打已经是家常便饭,但他从不屈服。一次,一个地方的警察为了不让他说话而打他的耳光,王全璋坚持说话的权利,而挨了100个耳光。

多少次挨打,王全璋都不对自己的妻子提及,一次被打得鼻青脸肿,无法再与妻子如约视频了才被妻子知道。爱家爱妻子儿子的王全璋律师像一个空中飞人,整日奔赴在全国各地进行维权辩护,很少有回北京休息的时间。他在视频中看着儿子长到两岁多,被称为“视频爸爸”,在被抓捕之前他一直与妻儿在北京租房生活。

维权律师王全璋入狱后,他的妻子李文足渐渐了解了王全璋工作的意义而为他感到骄傲,她战胜了内心的恐惧孤独,身体力行追求心中的爱、自由与公义。在获得2017年度“杰出公民奖”时,李文足说:“我们盼望团圆,更盼望公义在这个国家被高举!唯有公义被高举,我们的国、我们的人民才是有福的!对我们来说,没有公义,何来真正的团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